宋柯欣

宋柯欣

我也要给这影片打分:
  • 很差
  • 较差
  • 还行
  • 推荐
  • 力荐
还行
主演:
未知
状态:
未知访问量:
导演:
未知
语言:
国语 
地区:
大陆 
时间:
2021-11-29 01:56:49
年份:
未知
类型:
综艺 
收藏:
保存网址到桌面  保存网址到浏览器  我要收藏
剧情:
谢谢关注!关于本站提供的《宋柯欣》影片在线免费观看或下载,简单介绍:… 详细剧情
分享:

88zy-在线播放

[]
第1集

88zyM3U8-在线播放

[]
第1集

剧情介绍

这是关于《宋柯欣》的简单介绍:

「我考虑很周详但没时间写到那么细节程度。」牟礼田淡淡回答「黄司的尸体上发现可疑的东西。他手上抓的是被关在『红色房间』时打算从窗户抛上屋顶的绳索因此可以假设很难找到。而我所谓可疑的东西不过是个腕表但是他却戴反了......这并不是红司曾说过『让一切方向相反好扰乱擅自逝去的时间』的意思。他的表是由一条老式皮革表带穿过腕表底下用来固定在手腕上但表本身却上下颠倒反着安装。通常如果表带扣针在皮革外侧的话那么表面的文字盘当然朝上结果他的文字盘却上下相反。如果『牟礼田敏雄』在场应该就会立刻发现只要拆下表带便可利用扣针系上绳索与门闩同时成为仙境的入口......或许红司曾经将表反着装在皮带上在东京街头闲逛到处找寻可能是梦游仙境入口的黑暗小洞。根据我的想像十二月廿二日当天晚上他的确找到了但也因为找到了而死亡。所以如果这部小说写得很差劲无法解决案情的话那我们只要找到仙境的入口就行了。坦白说也只有在那个地方可以隐藏《凶鸟的黑影》中的〈骇人的真相〉顺便也可搜出『轮回凶鸟』......」

------梦游仙境的宋柯欣被禁忌的游戏入口。那是红司在某次的「疯狂茶会」中首度提及亚利夫本来认为那只是随口说说罢了。

但牟礼田仿佛暗示还有其他的人口以热心的口吻继续说「一起出动的话应该很快就可以找到所以我建议我们到向岛注地名位于东京都墨田区看看反正都必须解决。」

虽然不知道他究竟在说什么但感觉他好像立刻就要出发。所以亚利夫茫宋柯欣被唾弃的坟墓然反问「去向岛做什么」

的确接近四月报纸也开始出现大约再过五天什么地方会有樱花盛开之类的报导但从找寻梦游仙境的入口急转直下变成了赏花。话题的改变未免也太大了。

「你大概还不明白」牟礼田叹息似地「冰沼家的事件完全不出红司的预言这也算是异乎寻常的巧合。这样一来『花亦妖轮回凶鸟』是不是也要按照剧本一样结束首先揭开序幕的默剧是『阿拉比克』的莎乐美舞台然后是表现精彩、模仿爱伦坡『红死病的面具』的『白色房间』接下来则是可以当成新闻报导的玄次命案始末后续接上的是回溯过去出现了『黄色房间』希望以橙二郎的死亡构成中场的剧情。但是他错了因为那只是延续柯南·道尔『退休的颜料商人』第一段的笑闹剧......这么一来就等于漏掉了预定出现的中场剧目讽刺的是中场其实是由我们演出。请回想一下你们在『阿拉比克』进行推理竞赛的那天晚上虽然气象台没有纪录但确实是个『飘雪』的夜晚。然后接下来是在我家几个人在一起聊着推理话题那天是个月圆之夜吧既然有了『雪』和『月』剩下的岂不是该搭配『花』吗那么难道不能认为到什么地方去都无所谓只要大家一起出门赏花应该就可以立刻发现〈骇宋柯欣法医秦明之清道夫人的真相〉与梦游仙境的入口吗」

喜欢看“宋柯欣”的人也喜欢

热门评论

1楼

听他这么一解释的确没错至少构成了「雪·月·花」的固定型态。莫非在不知不觉间大家都成了「花亦妖轮回凶鸟」的登场人物

2楼

牟礼田仍很在意情绪似乎好转一些的久生「地点还是向岛好了下个月五日......星期二还好没什么事所以也请光田向公司请假。但在那之前请务必仔细想想为何在我的小说里『黄色房间』不是密室。奈奈所指出的矛盾我都已经考虑过了。」

3楼

话题突然一转再转牟礼田的方向常让人摸不清头绪。黑马庄事件后他充满自信地表示要揭开真相却企图用两万多字的小说解决说明皓吉背后有黄司的存在而且黄司就是「阿拉比克」的君子。但读过之后却发现不仅未能痛快解决问题反而更令大家混乱不清现在又说只要去赏花一切疑点都会明朗简直让人觉得被耍弄了。在此期间他似乎认定了皓吉并非事件幕后指使者而皓吉也依言前往了大阪。至于目白的宅邸在四月廿四日让渡之前从腰越搬回来的苍司与阿蓝雇用每日上下班制的女佣一起住进了目白的家中。

4楼

到了约定的五日亚利夫他们三人半信半疑地在雷门集合。结果如牟礼田所言梦游仙境的入口确实存在。

5楼

一片悠闲的春天景色沿着河岸向远方扩散。眼前如《乘合船》一文所形容「筏在柳樱间」的隅田公园可能因为是非假日携带小孩的赏花客悠哉地来回漫步绽放八分的花朵形成的花海彼端淡蓝色的天空无尽延伸四个人前后走在土堤上有几个贩卖红色、黄色赛璐珞制的小风车贩子只见所有风车同时转动四个人就这样擦身而过。

6楼

对牟礼田来说茶店的红色毛毯可能是他久未见到的日本格调吧过了三围在樱树大道尽头的外围茶店里牟礼田兴奋吃着樱饼还要老板再来一杯番茶丝毫没有想离开的意思。

7楼

以下是题外话------亚利夫从这天以后每年都会来到向岛赏花。有一次他忽然注意到老树几乎全被砍掉全面换栽幼树外面茶店的红色毛毯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全是玻璃与混凝土建造、叫卖饭盒的建筑物。他走近一看大概是昔日的著名老店吧客人们坐在漆上塑胶涂料的椅子上同样等着吃樱饼......没错应该就是同一家茶店吧

8楼

拉回主题。牟礼田看到三个人不安地围坐一旁终于站起身来「我们去找个可以安静谈话的地方吧」